【中衛三代接班】36歲營運長堅持美學被說龜毛 連口罩橫條「都不能跑掉」 

【中衛三代接班】36歲營運長堅持美學被說龜毛 連口罩橫條「都不能跑掉」 

2020武漢肺炎疫情蔓延,台灣口罩國家隊成績斐然,但醫材老廠中衛在疫情中旋轉,跳躍上了國際舞台,MIT中衛寶格麗VIP口罩,戴在日本明星木村光希的臉上,IG一推成了世界「嬌」點,絕美醫療級口罩在台灣誕生,中衛成為全球時尚業趨之若騖的合作廠商,眼看著醫材界紛紛仿效,問營運長張德成害不害怕被超越,才36歲的他老成地說「不會,中衛已經啟動下一步。」

原本這一切就在張德成的盤算之中,彩色口罩不是橫空出世,2015年中衛就已推出,以規劃面來談,張德成早就預見,彩色口罩市場的緩慢蓬勃,可以促使中衛進入下一階段品牌計劃,結果「疫情打亂一切」「年初太慢」「年中又走得太快」。學音樂的張德成,不喜歡人家打亂他的Tempo,疫情下這拍雖然搶快一拍,但他接起來,替74年的中衛老廠,譜出嶄新時尚的樂章。

時尚口罩王國生出嚴格品管師

走進位於彰化市小山坡上的CSD中衛醫材廠,給人一種嚴肅老派的感覺,大門一開時紅色漆「中」「衛」兩個字各自往左右移動,像嚴肅的兩個衛兵,廠區是白色的建築,地上一塵不染,連落葉都很少見,每小時都會敲鐘,營運長張德成熟練地走進廠間,臉上沒有笑容,產線上盡是市場上中衛迷看了會尖叫的產品,但張德成只是嚴肅地檢視每一張口罩的細節。

從他嚴謹的神情,也很難想像他是華納合作的詞曲家。他捏著鼻樑橫條展示給《蘋果新聞網》看,強調橫條的位置不能跑掉,也要看橫條週邊的縫線是否縝密,他大力地扯壞了一個口罩「這樣力度,合格」「每一條的位置,都不能跑掉」他嚴肅地說。《蘋果新聞網》詢問,可是市面上有些橫條會跑掉,好像也不會妨礙功能?張德成說「我們的要求就是不能跑掉。」

張德成的嚴謹,彷彿一個74歲的老爺爺,但他其實才36歲,留美、學建築設計、喜歡音樂,是中衛第三代接班人,所有colorful的中衛口罩都出自他手。他說自己有個奇怪的特色,就是看見每一樣東西,都會想像它被設計過的樣子,張德成隨手指了中衛門口的酒精噴霧「我如果把它做成全黑的,是不是很酷。」

設計師視覺內建修圖排版功能

什麼東西都要有設計感,什麼線條都逃不過張德成的眼睛,是他的習慣,但常常被別人說很怪,或是龜毛。他剛開始接手行銷事務樣品打樣後送來,張德成就看出廠商前後對稱印刷差了1mm,還叫人家開電腦確認是不是就誤差了1mm!!結果居然是,後來所有合作廠商對上張德成,皮都繃很緊。

在傳統傳產的領域,工業產品只要功能不變就好,可是在張德成眼裡,所有的物件都跟視覺有關,一個線條、一個色彩的不一致,就會影響視覺。《蘋果新聞網》訪問那天,張德成太陽曬太多臉有點紅,加之看過牙醫,他覺得臉部的線條怎樣都不對,訪問到了一半,手上的小傷口滲出一點血,他邊回答邊關注那個傷口,在他的世界裡,鮮紅色的一滴血浮出畫面,對他來說也是種干擾,儘管身邊的人認為這沒有差。

美麗與務實分毫不能讓步

這也是中衛彩色口罩能夠稱霸醫材界的原因,《蘋果新聞網》拿了歷年的雪花口罩詢問他有什麼不同?他說每一片都不同,他說,他特地設計了很多留白的空間和非直線的雪花印刷,機器跑過、剪裁過後,「每一片都是不同的雪花」。張德成得意地說。

「每一片都不一樣?」其實《蘋果新聞網》問的是「歷年」的不同,然而張德成說的設計是每一年的每一片口罩都不同,即便民眾買到一小包5片的,那5片的雪花也都是不同圖案,張德成說「我就想讓人每一片都有驚喜。」張德成不只在口罩中實踐了設計的奧義,也實現科學「每片雪花結晶都不同」的物理原理。

張德成花了很多年才走到這一步,2011年回國,父親希望他回來幫忙,他說「我從作業員開始做,實際作業員,不是在旁邊看的那種,每一條產線,從口罩、酒精棉片、繃帶等任何東西,我都會去操作大概做了半年。」「早上7:45上班,我從台中6點起床,7:45分準時在位置上作業,每一個產品都『做』過。

苦情作業員翻身營運長之路

「買新機器都跟廠長去驗機,哪些問題可以讓機器更有效率。」當完作業員,張德成又去倉庫學出貨、下貨櫃、撿貨,生管、訂單作業流程、品管、業務,等全部摸透,前後花了一年半的時間。一直到2013年,他開始想,「如果我只是做父親一模一樣的事情,他不一定要交給我,很多跟他很久的比我更適合,我開始思考哪些帶給這裡是什麼?有什麼是只有我才能貢獻的。」

「我是學美術和建築設計」,「建築不是單純的藝術,有很多法規,建築是人命,有很現實面邏輯思考,又有很藝術面的邏輯思考。」「剛好(口罩)一樣,要有創意但又要顧及現實面的規則,用不同角度去創造出一種創意,這是我比較專長的地方」張德成說。

2013年開始,張德成慢慢整合內部,單純包裝設計,慢慢改,好像有點效應,大家有發現中衛好像在改變。同時,張德成思考到醫材這個行業一直都做b2b,在業界要繼續台灣生產存活下去其實有點難。因為醫院都用標案的方式在採購,如果是健保給付的,價格一直被壓,但其實原物料一直在漲,以後遲早崩盤。

用自身專長開拓中衛零售新藍海

張德成於是想到,「以我們這個行業來講,沒有品牌,沒有人去認一個品牌」,「所以這種情形只有價格,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,起碼對我們公司是問題,所以我就開始研究如何創造一個品牌,雖然我們已經有一個品牌在醫院已經知名了,但消費者沒有人知道中衛是什麼,很常用但是講不出來,以這樣發想,這樣做下去未來無法做大。這行業目前沒有很認知哪個品牌是比較有忠誠度的,那這個是個危機,但對我來說是個轉機。」

所以從b2b開始改變,張德成開始研究零售市場如何操作,「以前口罩沒有在零售市場,後來是談了很久才讓中衛談進『好市多costco』」「讓公司很多人第一次看到有這個市場我們都沒有在做。」「進好市多之後運作一兩年,有比較好的利潤,我就想說,錢也幫公司賺了『現在可以開始來花了。』」「應該比較沒有人會講什麼。」

張德成說「開發新品、或是要做改變、品牌重塑其實都要花到成本,今天公司願不願意付出一個花費?這就是看怎麼說服(爸爸)。」在零售市場經營有成之後,張德成「覺得還不夠,還想再做些什麼,就想到不織布除了藍色和綠色,還有其他顏色,有其他商品阿,沙龍拋棄式衣服、飛機上枕頭套,會有不同花色,那為何口罩不行。」

自己賺錢自己花啟動彩色口罩研發

張德成說,有這個想法很久,後來「有一天沒有太忙走進父親辦公室,問說爸~不織布應該可以做其他顏色」他父親說「照道理講應該是蠻多顏色」張德成說「我想做不一樣顏色口罩」,然後「他看了我一眼,好阿你去研究看看」。2015年,中衛彩色口罩就這樣開始了。

張德成說「我就是選我要的PANTONE色,依據這個顏色打出三至五種顏色,再調整」。「希望選一套顏色讓各式各樣不同的人代表自己」「我是想要滿足消費者的心態去選顏色,但有一點技巧,口罩單獨好看是一回事,戴上去好不好看是另外一件事情。」「要考慮戴到臉上後,不管髮色、衣服、皮膚顏色,那這種橘、綠適不適合,這種很難說怎麼教,這就是我多年來背景優勢。」

張德成說的,大概就是他從小生長在台灣,赴美工讀設計接觸到美國多元文化,再度回到台灣,在新潮與老派的醫材廠之間交織的生命歷程,讓他的長才落點在一方口罩之上,交融出的「老醫材、新色彩」,把醫療級口罩印成精品,讓中衛不再是飄散著醫院酒精味道感的老品牌。台灣醫材史上頭一遭有利潤這麼低的醫材,不是品牌代工廠,而是國際精品指定的聯名廠商。

傳產轉型要有節奏張德成不求快

《蘋果新聞網》問張德成,市面上有很多顏色和設計都學中衛,他擔不擔心?張德成說「老實說我覺得還蠻開心,這是我們好幾年前就在做的事情。」「我們以前會開始做品牌重塑、彩色口罩,往時尚創新還兼顧品質,走到這一步,我就已經看到後面會怎麼走。」「當現在市面上都是彩色口罩的時候,我們已經開始在規劃下一步,『不過現在不能講。』」

不能講,因為張德成有自己的tempo,他想推彩色口罩很多年,但是從作業員開始逐步和公司一起成長到一個階段,才開始他的品牌重塑之路。張德成說「我希望把傳產創造出品牌,把這個品牌國際化,一點一點慢慢來。」

回台灣9年,談起中衛的改變,張德成引用英文諺語「don’t bite off more than you can chew」,「意思是你咬這口要有辦法嚼,咬太大口你會噎到。(承擔力所不及的事),張德成說「我做很多改變一定是我覺得有把握的,如果失敗我不會噎到自己,這對傳產而言,是很重要的事情。」(廖珪如/台北報導)

 

文章來源:蘋果日報